一条咸鱼。

  青琅  

【太萤】流光之中

太郎太刀x萤丸

2

       吃完午饭后,萤丸又带着太郎在本丸里走了走,上午倒是真的把重要的地方都去了一遍,下午就当是散步了。

       差不多在短刀们睡醒午觉,满本丸乱跑的时候,萤丸和太郎逛完了本丸回到大太刀部屋,顺路把录入刀账时放在审神者那里的太郎太刀本体带回来。

     “我们是室友了哟。”萤丸说,他和太郎并排走,在快到部屋门口的时候走快几步,到前面去推开门。

       大太刀部屋分了里外两个小房间,外面的房间当做客厅,里面的是卧室。萤丸的东西很少,大部分东西又都放在里屋,外屋就很空旷,只有一张矮几和一个放着几本书的小书架,还有一点装饰品。

       矮几上倒是有一个插着新鲜花枝的小花瓶,一个茶壶和半杯没喝完的水,还有几根打到一半的红绳。

       里屋的门没用关,站在门口可以看见里面的布置。虽然说是多了些东西,但还是有大片空出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“太郎殿住进来的话,房间就需要重新布置一下……之前石切丸殿也在这里住过,但现在搬到三条家去了。房间里的柜子之类的也是共用的,不知道还够不够位置……”萤丸指了指里屋的一个柜子,“如果不够的话,我们就去仓库搬一个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用,我没有太多东西。”相比起出阵服华丽的一些付丧神,太郎身上的饰品要少很多。

      “我们待会儿就去领一下日常用品,太郎殿可以想想有什么需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 萤丸说着拢了拢桌上的红绳,把它们放进桌下的抽屉里,又推开了茶壶和花瓶,给太郎还拿在手上的本体腾出位置。

      “本丸里分配的应该足够了。”太郎说,然后把本体横放在萤丸刚刚整理好的桌面上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 “嘿嘿,那我们去仓库吧,其实应该早一些去的,现在好像有点晚,不知道歌仙先生走了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这样的话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嗯。”



       太郎和萤丸去仓库找歌仙兼定领回日常用品,果然被等了很久的歌仙训了一顿。在回来的路上还遇上了来送内番服的清光。

      “还有一些换洗的衣服,明天会有人送过去的!”清光好像比上午更忙了一些,两人想说一句好巧都说不上,他把衣服向萤丸怀里一放就转身快步走了,嘴里还叨念着什么。

      “很忙碌啊。”太郎看着清光的背影。

      “是哦,清光是最被主上器重的刀呢,就是太辛苦了,就算不是近侍,也会有很多事情落在他身上。不过身为刀剑,能被住上重用是最开心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   他们很快回到房间门口,萤丸跑到前面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   太郎把所有东西都堆在自己身上,确实是没有手了,萤丸怀里倒是只有之前清光塞给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   他们进去房间,萤丸就让太郎蹲下来,好让他把太郎身上的东西都卸下来。

      “可以把被子给我呀。”萤丸把堆在被子上的零散的东西一样样拿下来,“你还要扛着刀架。”

      “这种棉被……会看不到路吧。”太郎半跪着,倾斜肩膀让萤丸可以把刀架搬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 确实是很厚的棉被,还是垫的和盖的两床,卷起来放在地上可以到萤丸大腿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不看路也不会撞到人的!”萤丸把脸鼓起来用手比划一下棉被的大小,又看了一眼太郎,“我还会长高的!”

       这个高度的太郎可以对得上萤丸的眼睛,看他这个表情,太郎有些哭笑不得,只能安慰他,“会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哼……”萤丸轻轻哼了一声,抱起放在桌上的东西跑到里屋去了。

       太郎也搬着刀剑跟着他进了里屋,把刀架挨着萤丸的本体放好,再把自己的本体放上去。

       他做这些的时候,萤丸去找了一条抹布,在帮忙清理一下挺久没用过,虽然有日常清洁但还是积了一层灰的柜子。

       太郎弄好了手上的东西,转过身就看到萤丸踩着估计平时清洁时会用的阶梯,扒在柜子的第二层上,伸长手去擦最上面那层。太郎刚想帮忙,顿了一下还是收回手,到外屋把被子搬进来铺好。

       萤丸做这些已经很熟练了,他们很快收拾好了日常用品。刚领回来的衣物也全部收好了,就是看起来有些小的柜子真正打开其实很大,整理完了之后还有一大片空位。萤丸玩心起来了,还钻进去摸了摸主格里挂长衣服的那条横杆。

      “以前都没觉得这个衣柜这么大。”萤丸轻巧地跳下来,太郎在边上有点担心地虚扶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明天还会有些衣服……”太郎说。

      “还是会有位置嘛。以后捉迷藏可以藏这里了……”莺丸捏着自己的下巴,“就是要麻烦太郎殿说没有见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了之后萤丸很开心地笑,带着太郎也笑起来,清脆的低沉的声音混在一起。



      萤丸和太郎整理好了房间,坐在外屋的矮几边上。萤丸撑着头看太郎把茶壶里凉掉的水倒掉,用刚刚整理时翻出来的茶叶煮茶。

    “太郎殿还会做这种事啊。”萤丸看太郎的动作十分流畅,有点新奇地问。
   
    “只会一点。”太郎把煮好的茶倒进杯子里,递给萤丸一杯。

       萤丸接过来放在桌上,双手拢着,直了直身体,“刚刚见面的时候,觉得太郎殿是个很严肃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一直被供奉在神社里,大部分时间都是沉睡和静坐,只有兄弟偶尔会说两句话……”太郎整理了一下桌面,闭上眼睛,“不太擅长和他人相处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是啦,稍微了解一下就能感觉到太郎殿是很温和的人呢,本丸里的大家很快就会了解的,”萤丸睁大荧绿的眼睛,对着太郎的脸,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马上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茶杯和手臂遮住了小半张脸,“并没有不好相处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这样就太好了。”太郎说,他的上眼脸垂下来遮住了一半灿金的虹膜,也掩掉了威严的锋利,让太郎看起来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 萤丸还在盯着他,不自觉地把手里的茶一口喝光了,然后他就皱着眉头张开嘴巴,开始小口小口往外吹气。

     “烫到了?”太郎有点无奈,“应该放凉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 “不小心的嘛……”萤丸摆出有点委屈的表情,“不小心走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太郎把着茶杯叹了口气,看着萤丸这个模样也有点想笑一笑,最后还是拿过了他的杯子又倒了一杯,放在自己手边,没有直接递给萤丸。

       萤丸在对面苦着脸吹气,矮几另一边的太郎盯着杯里的茶水出了神。

       本以为近千年的刃生不会再有什么转变了……

       没想到会有这么令人惊讶的际遇。

       人类的身体。为了守护历史而战斗。

       还有这些和他一样的付丧神们……

       不过,能感觉到,不会是坏事呢。






tbc

开始短小起来……

评论(1)
热度(14)
© 青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