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咸鱼。

  青琅  

【太萤】流光之中

3

晨光透过浅绿色的窗帘照进屋里,太郎在光晕缓慢坐起来。

他睁眼看见躺在他边上的萤丸,萤丸用被子裹住后脑勺,侧身正对着太郎,半个脸埋在被子里,只露出被银发掩住的额头和紧闭着的眼睛。

太郎的眼神没有聚焦,还模模糊糊的时候盯着萤丸的银发看。他清醒一下之后轻手轻脚的穿好内番服,拿上洗漱用品去澡堂洗漱。做完这些回到部屋时,萤丸还在睡,不过应该是听见了一点声音,扯着被子裹得更紧了,把自己包成一个雪白的团子。

太郎盯着那个团子看了一会,思考着萤丸会不会闷到自己,不过还是没有去打扰他,让他继续休息。

过了没多久,萤丸揉着眼睛走到屋外。太郎正面对屋外,盘腿坐着梳理头发。

他的黑发像锦缎一样铺散在地板上,上面映着金色阳光,两种颜色混合在一起,是像他自己一样庄重华贵的颜色。太郎拿着梳子慢悠悠的理着头发,略长的金色指甲也像阳光一样划过发间。

不过萤丸现在没有空闲和太郎一样慢悠悠打理自己,他拿着东西匆匆跑出去,只给太郎留了一句轻快划过耳边的早上好。

“早上好……”

太郎的一句回应还含在嘴里,萤丸已经冲出屋外了,哒哒哒的脚步声急促的越来越远。

太郎看着萤丸急匆匆的样子,抬头看着屋外,叹了口气,然后摇摇头,继续梳理自己的头发。

在太郎弄完头发,坐在矮几前面烧今天份的热水的时候,萤丸像之前一样急匆匆的跑回来,三两下换好出阵服,抱着自己的本体又向外跑。

“太郎殿,下午再见啦!”

这次萤丸跑到门口的时候,记得转头向太郎说了一声。

“……嗯,再见。”

萤丸又一次踏着轻快急促的脚步跑出去。

出阵啊。太郎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茶壶。

有些期待以后的战斗呢。









萤丸从三日月手里拿过刀装,带好在身上。

时之政府又一次开启了战力扩充活动的战场,这次加入战扩活动的三位刀剑男士都还没有在本丸里显形,其中还有来派的明石国行,让大家对这次活动更加重视起来。

这算是个新建的本丸,没有极化的短刀,只有一队练度刚毕业的刀剑。虽然靠练度强行压过了夜战的第二战场,但在第三战场遇到了麻烦。

第三战场上到处都是密集的竹林,对体型大的刀剑男士很不友好。一队里大部分队员都是太刀和大太刀,虽然可以通过这个战场,但这个配置对战场的探索的确有许多阻碍。于是又回到了上面的问题,这个本丸里没有练好的夜战队,只有硬过,只能庆幸不会对达成目的有太大影响。

一队人很快通过转换器到达第三战场。三日月是这次出阵的队长,虽然他自己也承认了老人家不太认路,但他的运气离奇的好,“这种活动果然还是让三日月来吧!”审神者这样说着把队长的职位扔给了他。

这个战场的敌人十分强大,而且还时不时会遇上检非违使。一队的配置就算遇上检非违使也不会有问题,但检非违使的标配高速枪还是很让人讨厌,机动不高的队伍只能硬抗高速枪的攻击。

这一轮出阵并不太顺利,临近敌军总部时,大家都受了伤,伤势最重的清光濒临重伤。

他身形灵活能躲过许多攻击,但耐不住生存和防御实装有点低,在前面不小心被戳了一枪之后又受了些了零零散散的攻击,现在腰上又多了一道很长的伤口,就算处理过也很是吓人。

“没关系,我还好呢。”清理完了手下的敌刀,清光长出一口气,拄着自己的本体说完,之后又“唰唰”甩了几个华丽的刀花,才把本体收回刀鞘里。

但笑着的嘴角在收刀时抽了一下。

一期担忧的看着他,有点无奈清光的逞强,“我们还是先回本丸修整一下吧。”

三日月赞同点头,手上已经在准备传信给审神者。

清光两步凑近打断了三日月的动作,“我没问题。总部就在前面了,现在放弃不是太可惜了吗。”

“继续吧!迫不及待想要迎战BOSS了!”说着他就跑到前面去侦查,其他人被他甩在后面,只能无奈地跟上。

一队人借着竹林隐蔽身形,清光在最前方躬身观察敌军的阵型。

“不行,看不清。”不久清光回过身来,皱着眉头。

“那就直接上吧。”三日月的左手顶上刀镡,说着选好了阵型,是提升打击的雁行阵。

默契地排好阵型,队伍冲出了掩藏的竹林。

敌刀却意料之外地警觉,高速枪在他们出现的那一瞬就反应过来,向着它的目标冲过来。

所有人都来不及做出动作,高速枪已经冲到了阵前,枪头直指清光。

对方是逆行阵!

眼下也没有时间纠结撞鬼一样的运气,只能庆幸清光因为受伤没再担任先锋,他现在的站位在阵尾,加上他作为打刀怎么样也还有过人的反应力,还有一点挥刀防御的时间。

不过就算接下了这一枪,他的处境还是很危险。体力所剩无几,眼前也因失血一阵阵发晕,实在不能确定还能接下对方几招。

马上,其他敌刀也跟了上来,所有人都被对手缠上,除了高速枪,其他敌刀也实力强劲,根本不可能腾出手来。

敌枪在被挡住第一枪之后马上接上了突刺,它并不存在理智,出招就没用套路可言,速度又非常快,每招间隔很短,让人格外难以招架。

清光现在的状态也就仅仅能接下一枪,现在手臂被震得发麻,抵住敌枪的突刺也挡不下来。

他也很清楚自己的情况,打斗中也没有时间犹豫,清光凭借下意识劈砍一刀,却没有向着对方突刺的位置,而是直接砍向敌刀的胸膛!

打刀的机动让他砍中了目标,但是高速枪各方面的评估数值都很高,高防御让它只是碎掉了刀装,本体只受了轻伤。

但清光这边已经要支持不了,他之前濒临重伤,现在又硬接下了一枪,情况万分危急,只要再被砍到……

“唔!”清光强忍住痛呼,勉强支持着自己与敌刀周旋,他眼前的画面都已经变得模糊,意识混沌,拼命用手中的刀向对面那团虚影突刺。

“还有……御守……”忽的他眼中一亮,微微扯起了嘴角,“要……体验一下碎掉的感觉了呢……”

本丸里只有一个御守,审神者在出阵之前强塞给了生存不入队里其他人的清光,本来只是做个心理安慰,现在怕是真的要用上了。

他已经要感觉不到手上的痛感了,挥出最后一刀,闭上了眼睛。

刹那,清光眼前闪过了一刀银光,他一怔,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













十分久远的填一铲子土,可能因为太久接起来怪怪的。本来就没有文笔,再退化了一下,emmmm

甚至因为字丑看不懂自己的大纲......(果然写完大纲就像写完整篇文)

之前的3.1删了,这个是完整的3。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4)
© 青琅 | Powered by LOFTER